蒙草抗旱 生态战略的乡土回归
[日期:2019-04-12 13:19]   来源:邢台市园林局   作者:邢台市园林局  点击:   打印

  前一张是砂石裸露、风沙肆虐的采石场,后一张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刺勒川盛景。王召明一边点击鼠标,一边解释道:这是同一个地方,生态修复过程只经过了两年。

  当这两张图片依次展现在大屏幕上,强烈的色彩对比和景物反差,令会场上响起了一阵唏嘘赞叹。

  6月26日下午,联合国全球契约中国网络第二届“生态文明·美丽家园”关注气候中国峰会在北京举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为峰会发来视频致辞,号召更多企业加入全球契约中国网络,共同努力合作,推进全世界可持续发展。

  作为今年9月联合国气候大会的预备会,峰会希望向世界传递来自中国的声音。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和信园蒙草抗旱[-1.51%资金研报]绿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草抗旱)董事长王召明,向与会的嘉宾,郑重介绍了这种名为“人工建植与草地改良相结合的草原生态系统恢复”的新模式。令人吃惊的不止是景象上,王召明介绍说:经过改良之后的这块草原,干草产量和释氧量是对照样地的18倍,固碳量则接近10倍……

  这个项目地处呼和浩特市郊东北,属于大青山脚下冲积扇区域,占地10388亩。项目开展前,这里年均降水量仅为350毫米,植被退化,水土流失,砂石裸露。蒙草抗旱从2012年起开始实施恢复建设,2014年完工,成功实现了该区域草原生态系统修复。

  对于完成这个不可思议的工程的原则,王召明总结说:从自然界中寻找最适合的草,因为大自然为我们做了选择,是我们的老师。

  发现乡土植物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更养一方的草。”在论坛开始之前,王召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其实他做的事儿很简单,就是尊重大自然,把大自然经过优胜劣汰选择下的草,再进行人工的选育,优选出最好的品种来,再改良这方水土。

  这个现在听起来非常直白的道理,一开始却并不为主流社会所认同——包括城市主管园林的官员。

  那时,城市的园林绿化多追求“洋气”和“鲜艳”。那时,从事园林绿化工程起家的王召明,也多是从南方或者国外进口树种和草种。实际上,外来的植物,经常会水土不服,造成巨大的浪费。即使能存活的树种,也会耗费大量的水,这在本来就干旱少雨的内蒙古,意味着巨大的维护成本。

  出生于内蒙古草原的王召明,会经常思索一个问题:为什么草原上原生态的植物,不能被用于我们的园林和景观工程。于是,从十年前开始,王召明开始摸索培育“蒙草”种子。他希望,这些土生土长的蒙草,本身就具有“节水耐旱、耐寒、耐盐碱、耐贫瘠”等抗逆性生态特征,如果经过长期引种、驯化,其抗逆性更加强大,完全可以替代外来的物种。

  如今,这个探索已经初见成效,并得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首肯。今年1月28日,习近平在视察内蒙古时,来到了蒙草抗旱,在公司的生态实验室走了一圈之后,习近平讲了这样一段话:“党政领导干部这个政绩观也在向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上逐渐转变,其实科学发展观也在树立中,关键还是在怎么有可实现的途径、平台和手段。城市绿化,有些地方就是奇花异草,那成本很高,不可持续;有的就是靠外来引进,但是那不适宜,所以就是要走出一条符合我们自己规律的、符合国情、地情的路。”

  在全球气候变化的敏感时段,中国的生态修复,面临着繁重而艰巨的任务。以草原为例,中国天然草原面积仅次于澳大利亚,居世界第二位,但由于受气候恶化及人为破坏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其退化现状令人担忧。

  自上个世纪60年代之后,随着气候恶化和大面积的垦草种粮,加之超载放牧和不合理开采利用水资源,中国多个草原的绿草逐渐稀疏,沙漠开始蔓延,草原生态日益恶化。例如,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曾是草原肥美的地方,随着科尔沁草原的退化,扎鲁特旗已成为“科尔沁最后一块完整的草原”。就在这里,曾经有70%以上草场被开垦,土壤被风吹走,然后逐渐沙化,人们正在饱尝向草原过度索取的恶果。根据我国第四次全国荒漠化及沙化监测结果,截至2009年底,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分别占国土总面积的27.33%和18.03%,治理任务十分艰巨。

  每年,中国用于生态修复的投资已超过1500亿元;每年,中国市政园林绿化投资已超过2000亿元;如果再考虑超过800亿元的地产园林投资,每年用于生态环境建设的投资已超4300亿元。如此庞大的生态市场总量之下,选取一条什么样的生态发展路径?已经十分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