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湿地保护真相调查:危机加剧 保护或让位发展
[日期:2019-04-25 06:07]   来源:邢台市园林局   作者:邢台市园林局  点击:   打印

  在第16个“世界湿地日”的2月2日,国家林业局、中国科学院同时对外公布了湿地保护最新成效,结果却大相径庭。国家林业局当日发布的资料显示,“中国湿地保护成就受到世人瞩目”,自然湿地保护率从2005年的45%提高到2010年的50.3%,主要江河源头及其中下游河流和湖泊湿地、主要沼泽湿地得到抢救性保护,部分项目区湿地生态状况明显改善。

\

  但同一天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公布的最新研究成果显示,30年来,我国湿地自然保护区内湿地面积总体呈现下降趋势,总净减少面积8152.47平方公里,占全国湿地总净减少量的9%。

  “虽然在国家级湿地自然保护区中湿地大幅减少的势头得到有效控制,但仍然有面积占79%的保护区保护效果较差。”中科院遥感国家重点实验室副研究员牛振国说。

  中科院的研究成果显示,目前除河流湿地和人工湿地增加外,沼泽湿地、湖泊湿地和滨海湿地都在减少。全国91个国家级湿地保护区保护成效令人担忧,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中国湿地保护的真相到底如何?

  “世界湿地日”到来之前,《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先后走访上海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西藏拉鲁湿地国家自然保护区和青海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地。

  湿地危机加剧,在上海,有东滩、西沙、九段沙三个主要湿地。

  由于近年来长江输水、输沙减少,湿地补给泥沙量随之减少,而涨潮的动力增加,九段沙湿地被水侵浊情况明显,湿地“不长了”。

  上世纪80年代末,西沙湿地曾遭到破坏。当地人砍掉了芦苇,最多时在湿地上开挖了360多个鱼塘。到上世纪90年代末,西沙湿地才慢慢退渔还滩。本报记者在这里采访时看到,这里正在进行生态修复。

  东滩湿地是长江口规模最大、发育最完善的河口型潮汐滩涂湿地,也是全球8条鸟类迁徙路线之一——“东亚-澳大利亚路线”重要的中途停歇点和越冬栖息地,被《湿地公约》秘书处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东滩湿地的管理较为严格,游客到东滩只能在保护区外围大堤小范围内远眺一下,不能进入保护区,以免惊扰候鸟。

  但气候变化导致湿地破碎化程度加剧。《长江流域气候变化脆弱性与适应性研究》报告称,崇明岛东部1982年~2000年湿地面积几乎损失了3/4,其中水体面积减少了4%,滩涂面积减少了69%。

  鄱阳湖湿地近来颇受各方关注。上个月本报记者在鄱阳湖区采访时发现,这一号称“长江之肾”、中国第一大淡水湖的湖泊正处在60年来的最低水位。

  鄱阳湖与长江连通,湖泊水位大幅度的季节变化为洲滩湿地生态系统的发育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形成我国最典型的湖泊与洲滩湿地,也使鄱阳湖拥有丰富的鱼类、鸟类等特种资源,成为全球95%以上越冬白鹤栖息地,但如今,这一著名的国际湿地几乎变成了一片荒漠。

  而江西省正筹划建设的“鄱阳湖水利枢纽”,有可能加剧湿地的退化和丧失。“对于鄱阳湖建坝,我对此是持反对态度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原副主任陈家宽对本报记者说。

  陈家宽担心,大坝建设可能会改变延续成千上万年的水文生态联系,引起鄱阳湖洲滩湿地的退化,影响鱼类洄游,并破坏越冬鸟类栖息地。

  在记者走访的几个著名湿地中,西藏拉萨的拉鲁湿地保护情况较好。拉鲁湿地位于拉萨城北,记者每次乘车往返贡嘎机场总能经过此地。这是中国海拔最高(平均海拔3645米)、面积最大(总面积12.2平方公里)的城市天然湿地。

  据西藏自治区环保厅厅长张永泽介绍,拉鲁湿地是一个巨大的空气净化器和污水过滤器,每年可吸附拉萨市区空气中5475吨尘埃,处理1000万吨以上城市污水。自上世纪90年代末被列为自然保护区后,这里逐渐成为黄鸭、斑头雁等候鸟的家。

  青海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我国的自然保护领域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长江、黄河、澜沧江之所以长流不断,就是因为上游有巨大的三江源湿地。”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说。

  但三江源湿地保护情况一直让人揪心。近年来,国家投入上百亿元用于三江源保护,但人注定无法胜天,三江源地区是受全球气候变暖影响最为剧烈的地区。冰川退缩、湖泊骤减,许多地方甚至已经断水,这里已经成为中国西部土地荒漠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