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阳堡自助游:苍凉成谜 寻找沧桑的记忆
[日期:2019-05-05 16:38]   来源:邢台市园林局   作者:邢台市园林局  点击:   打印

  苍凉成谜

\

  苍桑而悠闲的背影 作者:空游无依

  开阳堡南门外,地势陡然下陷,是一片开阔的洼地,薄薄的一层草,几只驴在埋头啃啮。从地图上看,这应该是以前的"开阳水库",同桑干河一样,已完全干涸,湖底甚至有一部分已经被开垦成庄稼地,看起来已经缺水多年了。洼地对面,是一大片漂亮的树林,那是国营开阳林场。说树林"漂亮"并非随口赞誉,那一大片乔木森林,树种统一,应该全是杨树,树龄看起来都差不多,树与树间距疏朗,自然无序,全不是人造林那么刻意。林间沙质地面微微起伏薄薄浮着一层草,没有一点灌木夹杂其间,骑着自行车可以在森林里任意穿行。虽说林木疏朗,地势又平,但往林间深处望去,树干森森,极目不能穷尽。荒野无人,布谷鸟在各个方向呼应着。空游突然后悔起来,后悔没带帐篷来,应该在林缘扎营,正对着高古苍凉的开阳古堡,多么强烈的异境感。

  空游仍在堡内闲逛,在"井"字型的胡同里穿梭。原本了无一人的古堡忽然有了生机,但这生机竟然也是满含暮气--一群老人--在堡西一条小街里,有个小小的广场,一幢有马头墙的大屋子,看起来象是公社年代的食堂或者礼堂,这群老人正在墙根下聚着抽烟闲聊。一位大爷远远地打招呼,小伙子,过来坐坐。空游堆着笑过去问好。这群老人七嘴八舌地抛来一些"哲学"问题:你从哪里来!你为何来!你到哪里去!

  阳原方言虽说并不难懂,但交流起来毕竟还是有点吃力,问起村中的住宿,老人们的说法和刚下车时遇到的那位大哥的说法一致。空游打消了在村中留宿的念头,感觉还有很多事情要打听,却不知从何说起才合适,又感觉自已的交流障碍症要犯了,突然想起曾听说开阳堡附近有一塌毁的形状奇特的古塔,便问他们塔基的位置。得到指点便告辞而去。

  在古堡外西北角的庄稼地里,空游找到了那座不知倒了多少年的古塔,之所以残迹现在还在,是因为这座古塔是用大石头雕刻磊叠而成的,虽然倒了,但构件庞大拙朴,不太容易毁坏和移动。据说古塔的每一层都是一件石刻的乐器,有石鼓、石钟、石锣、石镲,目前还能清晰分辨出来的,是一口石钟。这种形制的塔,在空游的印象里,是孤例。看过不少开阳堡的资料,无人能解释这座奇特的古塔。岂止古塔无人解释,开阳堡何时建城?又因何衰败?桑干河缘何干涸?堡民祖先何人?民间多有将开阳堡称为"北方楼兰","迷失的古堡",虽然有点夸张,但确实有些神秘。历史文献的记载若有若无,考古发掘尚未可行性论证。但实际上,让这些神秘保留着,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回到公路上,空游打算徒步到五里外的浮图讲乡寻找住宿,当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夏季天黑得晚,但天空开始酝酿乌云,有雨点撒下,走了大约三里,居然开来一辆城乡公共汽车,招手停下,不如返回县城。(文字作者:空游无依)